翕氏年华

最好的谁都想要,喜欢all叶/叶all。文笔差慢更请多见谅。盗全党。

【叶蓝】生贺篇

  今天和徒弟私聊,她猜我我没给她写生贺,然而她猜错了,就是咸鱼太久,撸出来的文有点渣,你也将就将就吧,生日快乐傻徒弟 @竹桥晴雨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#12.14蓝河、蓝涧生日快乐#
  当旋转的啤酒瓶停下是正对蓝河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,今天好歹是他生日,不带幸运buff就算了,怎么还这么惨?才玩五把,他这就已经中了两次...不过再怎么无奈,他也只好认了,毕竟愿赌服输嘛 。已经定了规则,不过上回刚选了真心话,这局没得选,他只能大冒险。
  “这样吧,也不为难你,把你家叶神也叫来怎么样?”
  “是啊是啊,这样你也能晚点回去,二人世界嘛,我们肯定会给你俩留时间的”
  旁边的人也跟着起哄,明摆着成心不想给他俩留太长时间二人世界,毕竟以前他俩每到生日就偷溜去二人世界,一天都不露面。好不容易这次公会高层新进的女生蓝涧和他同一天生日,才把蓝河逮出来,哪儿会让他这么早回去。
  蓝河也很无奈,他虽然和叶修一样一心想去过二人世界,但是这场面明显是不可能了,他只能给叶修打电话让他过来。
  等叶修来的时候蓝河忍不住又去玩了几局,结果又成功中了一次大冒险,在入夜寒和笔言飞的撺掇下,被大家定为在叶神进门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于是刚进门的叶修收获了蓝河大大的拥抱一个加一个蓝河大大,看蓝河正红着的脸和包厢桌子上的啤酒瓶,叶修完全能猜到发生的事,神色自然的拉着蓝河去一边的空位坐下。
  春易老笔言飞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叶神了,再加上叶神这人...只能远观,所以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倒是今天另一个寿星蓝涧有点激动,这可是叶神啊,而且蓝团长的那口子呢!
  “别的我就不介绍了,都是熟人。这位,是我们公会的蓝涧,而且很巧,我们是同一天生日,今天她也是寿星”
  “叶神好!祝你和蓝团长百年好合!”
  小姑娘鬼灵精怪的,笑嘻嘻的跟叶修问好,虽然看得出还有点小紧张,但是也只显得她挺可爱的。
  叶修忍不住笑了笑,先跟小姑娘问了声好。然后开口:“你这样说蓝团长可是会害羞的”
  蓝涧看向蓝河,果然,他一下子红了脸,不过他们一直像宠妹妹一样宠着小姑娘,他也只能无奈又宠溺的笑着揉揉小姑娘脑袋:“你啊”。
  “来来来,叶神已经来了,我们就先敬两位寿星一杯,饮料代酒,大家表示一下。”
  曙光旋冰边说边端着自己的杯子站起来,其他人听了这话也跟着举杯。
  “蓝河、蓝涧生日快乐!”

新年快乐

新年快乐,祝大家鸡年大吉(吧)。

【林方】cat[林方篇]

  > 林方设定为猫
  >脑洞来自一张gif
  
  文/年华
  
  方锐是一只普通的家猫,长相也很普通,背上是麻灰色的毛,腹部则是白色,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起来无辜极了。可它却并不像外表那样可爱,反而十分的……嗯,猥琐。 可能有人要奇怪了,猫这种生物怎么可能跟猥琐两个字沾边?没办法,谁让我们的方锐大大如此与众不同呢。
   说起方锐那就不得不提林敬言,它俩被称为这家的“犯罪组合”,但林敬言却是那种十分通人性的猫,不会去主动惹什么麻烦,它俩通常是方锐大大负责“犯罪”,老林负责善后。主人买的鸡,方锐去偷,俩猫一起吃完后,老林负责隐藏证据。
   方锐十分的喜欢粘着老林,无论在干什么,只要林敬言出现了,它绝对会第一时间跑过来蹭它。
   就像昨天主人要给方锐洗澡,折腾了半天愣是没逮着它,每次堵住它的时候,都被它以极其风骚的走位给躲开。追来躲去的根本不是个办法,最后主人把林敬言叫来,这货才躺地上从沙发底下慢悠悠的蹭出来。林敬言走过去想把它推起来,结果被它用爪子一抱拖进了怀里蹭。两只猫滚在地毯上,腻腻歪歪的,主人都没眼看它俩。
   最后主人终于捕捉到方锐大大,成功的完成洗澡这一艰难任务,当然洗澡期间林敬言大大也没有离开半步。
 
       ————林方end————

【韩叶】cat[韩叶篇],

     >猫体叶修韩文清
  >脑洞来自一张gif
  
   文/年华
  
  猫这种生物本是在夜间活动,到了这时天亮便去休息,偏偏今天韩文清和叶修的主人不知道在想什么,非要去看日出,带着两只猫便在自家楼顶上窝着。
  楼顶这家的主人装了透明的顶,晚上能看闪烁的星星,白天能透进温暖的阳光。叶修步态缓慢的走到沙发上,像球一样的团起来窝着,然后才抬头冲着韩文清和他们主人懒洋洋的“喵”了一声,示意他们一起过来坐。
  这是叶修的习惯,能躺着绝不站着。两只猫相对比,韩文清就像个军人,虽然长的凶了点。
  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,但还是迈开步伐走到它身边坐下。伸过脑袋蹭了蹭韩文清,然后叶修就这么把脑袋搭在韩文清的身上。不远处的主人看看这俩猫竟有些不想去打扰,于是她去了旁边的沙发等着日出。
  旭日东升,雾气渐薄,大地仿佛初醒般逐渐透出亮色。顶上的 天色由黎明的鱼肚白色,逐渐成淡蓝色。
  原本已经昏昏欲睡的叶修都清醒了不少,两猫一人一起看着外面的景色。可也就那么几分钟,新鲜感一过的叶修不再盯着外面,开始撩拨着身边的老韩。一会儿凑过去顶一下,一会儿又用爪子推一下,最后干脆整只猫凑过去蹭它。
  老韩本来懒得理它,可这猫非在旁边作怪,它大概也被折腾的不能好好看日出,终于有了动作。韩文清歪歪头看看叶修,下一秒就用头把叶修的脑袋给压了下去,叶修想抬起来,却被它压的不能动弹,最后干脆放弃了挣扎,懒洋洋的就那么趴在沙发上。终于没有干扰,但韩文清也没移开,就那么架着两只猫窝在一起。
  明明气质差那么多,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感?
  一旁的主人看了整个过程表示一脸黑人问号。
  算了,反正吃猫粮也吃习惯了。
  今天的猫粮也是无比美味呢。
  
        ————韩叶end————

遛鸟

  #跟齐黑瞎学作死#正处理着事务,一旁黑瞎子凑过来“花儿,咱们溜溜鸟吧”。花儿爷没在意,顺口应了声“嗯”。然后黑瞎子就扒了他的裤子。遛鸟……

#耽微#男扮女装

“您好,请问洗手间在哪里?”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心情正不好青年转身,说话的是个身材高挑、年轻貌美的女子,想了想他故意指向男洗手间,悄悄跟在那女子身后,那女子面不改色的走进男洗手间,他跟了进去,进门便笑:“这可是男厕。”刚说完被那人按在墙上吻住,唇齿交融间,那人笑着开口,声音却明显属于男性:“宝贝,你还是那么可爱,我可没说我要去女厕。”

#花邪#无终

  #花邪#解雨臣的一生在外人看来幸福美满,继承解家亿万家产,娶的妻子温柔贤惠,生的孩子懂事孝顺。却不知他不喜欢那女人,只碰过一次,孩子只是那次意外的产物,而他一生唯一爱过的人,在长生命局中为一个叫张起灵的男人送了性命,那人生命终结之时解雨臣才明白自己爱他,却终其一生无法相见。